场外配资屡禁不止 第三方平台借评级“导流”

  • A+
所属分类:在线配资平台

“场外配资”屡禁不止 第三方平台借评级之名“导流”

近日,新疆证监局发布中天在线“场外配资”平台的风险警告,并公告其官网。《证券日报》记者看到,在新疆证监局公示后24小时内,该平台网站链接现在失效。

今年以来,证监会多次提醒场外配资风险,并于9月份启动了为期三个月的专项治理行动。但是,依然有“场外配资”平台顶风作案。记者以“配资”为关键词在某大型网站里搜索时,未发生“场外配资”平台链接,并提醒“请避免场外配资,谨防上当受骗。”但是,当记者将关键词换为“配资网”“配资公司”时,一批“场外配资”平台链接便接踵而至。市场专家指出,打击“场外配资”需要多方联手,从资金流、信息流入手,进行源头打击,同时也能提高投资者教育。

“场外配资”屡禁不止

所谓“评级”网站浮出水面

在执法打击“场外配资”、提示虚拟盘风险的此外,一些“股票配资筛选平台”第三方“评级”平台浮水水面。

记者以“配资网”为关键词搜索时,发现一个名称为“配资头条”的官网,该网页以第三方的维度,统计公告了全网跑路、停业、出现原因包括正常经营的“场外配资”平台,并以第三方口吻称,“旨在推动全网最优质的‘股票配资筛选平台’,净化行业乱象!”但,其实只是更加。

记者看到,该官网显示的28家“正常”经营的“场外配资”平台中,大多是2019年下半年以来上线的新平台。经过与证监会7月份公布的258家“场外配资”平台比对后,其中5家已经产生在证监会的“黑名单”中,另外1家“场外配资”平台背后的实体运营公司亦发生在“黑名单”中。

当记者致电这家实体运营公司出现在“黑名单”中的“场外配资”公司时,市场人员称:“这需要是个误解,因为配资平台名称是另外一家配资公司,后面的营销机构名称都写了我们公司。”

当记者问及公司是否存在必然被管理查处而造成投资者本金受损时,该行业人员声称:“从今天监管层查处的‘场外配资’平台来看,主要是虚拟盘,或通过配资资金操纵市场,还有就是让用户接盘出货,也就是‘杀猪盘’,而公司只是经营配资厦门股票配资服务平台,不涉及很多违法行为。”

实际上,无论或许涉及任何非法擅自行为,未经证监会批准,任何机构或个人从事“场外配资”,都构成违法证券销售活动,属于违法行为。根据新证券法有关规定,证券投资融券业务属于银行公司专营销售,未经许可,任何单位跟个人不得经营。

很明显,上述工作员工了解公司经营的是非法“场外配资”,但仍然在招揽用户。而证监会公布的258家“场外配资”平台中,虽大多网站链接尚未失效,但却有进入正常运营的机构。

另外,据记者进一步搜索得知,除了“配资头条”,类似的真正“场外配资”第三方“评级”平台外也有众多,如配资排排网、配资指数、配资114、配资168等。这些网站共同特征是,既显示“跑路”“诈骗”“问题”平台,也为其认定的“正常”平台导流,提供网页链接入口。

国浩律师(上海)事务所律师朱奕奕对《证券日报》记者声称,很多“场外配资”平台都是地下平台,监管部门较难发现,而且“场外配资”较高的杠杆率,放大了投资者的巨大利润和成本,趋利的投资者趋之若鹜。而这些第三方“评级”平台,容易对投资者产生误解,进而妨碍市场秩序。

年内证监会

已处罚多起

此外,记者发现,今年以来,证监会公布的行政处罚决定书中,多个掌控市场跟真相交易等诉讼中,均涉及使用“场外配资”账户。如最近证监会公布的一份操纵市场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,湖北一家上市公司时任实控人、董事长吴某某操纵该公司股票时,就使用了配资账户。

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,2014年8月5日至2015年6月25日期间,吴某某除了通过实名控制的账号外,借用12个信托产品账户、33个HOMS子账户、2个自然人账户和1个机构账户(配资账户),先卖出股票建仓,再推出利好信息配合二级市场交易拉抬股价,后买入获利8532.19万元。最终,吴某某被证监会罚没5.13亿元,并被实行终身市场禁入措施。

“此外厦门股票配资服务平台,投资者将资金交给不具备从事银行、期货经营活动资质的‘场外配资’平台及营销机构,相关融资的热钱安全是没有保障的。‘场外配资’的高杠杆,也能对投资者的利益产生较大的危害。此外,其造成的很大资金流动,极大地减少了行业的融资成本,危害资本行业的稳固安全发展。”朱奕奕表示。

据《证券日报》记者梳理,自9月份证监会部署开展专项治理行动,严厉惩处“股市黑嘴”“非法荐股”“场外配资”及相关“黑群”“黑APP”以来,已经有北京、深圳、青海、厦门和北京等五地证监局开展严打“场外配资”的相关行动。

四方面入手

精准打击“场外配资”

朱奕奕认为,真正打击“场外配资”需要多方部门协同。首先,应加强证监会对“场外配资”的管控力度,将对“场外配资”平台的监督纳入常态化监管范围。通过将“场外配资”纳入国家对证券市场信用交易的统一管理范畴,维护金融市场透明度和金融稳定。

其次,应联合工商等部委关于“场外配资”应从根源打击,规范相关经营平台,及时披露“场外配资”平台及运营机构的名单,并对之给予惩处、取缔。

再次,应做好投资者的教育工作,考虑到很多“场外配资”平台都是地下平台,监管部门其实较难发现,或者即使看到,投资者损失已经出现股票配资,因此,在建立对“场外配资”平台的常态化监管方面,还要充分发挥群众的力量,加大对举报者的补助总额。

最后,《全国法院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》(以下简称《纪要》)中确定“场外配资”合同无效,可以通过《纪要》的指导性原则与国资委行政管理职责的合理合力,查处“场外配资”业务,避免过度增长资本行业信用交易的体量、冲击资本行业的交易秩序、损害投资者权益。本报记者 吴晓璐 (证券日报)

  • 我的微信
  •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
  • weinxin
  • 我的微信公众号
  •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
  • weinxin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